当前位置: 主页 > 188bet平台 > “二二八事件”70周年 台岛内有人试图篡改真相 台湾 二二八

“二二八事件”70周年 台岛内有人试图篡改真相 台湾 二二八

发布时间:2017-02-27 16:33点击:

  原题目:“二二八事件”70周年国民党师长之子讲述历史,岛内少数人试图改动真相

  [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陈太曦]来日台湾将迎来一个敏感时刻??“二二八事件”70周年。二十多年以前,这段历史在岛内仍是个避讳的话题。从1987年“解严”当前,特殊是2000年民进党上台以来,对于“二二八事件”的各种话题一直冒出,从事件起因,到各地骚乱场景,再到关押审讯、死亡人数等,岛内历史学者、政治派别、研究单位等,简直是“人手一把号、各吹各的调”。

  民进党一直在热炒、应用“二二八事件”的话题。据台湾“结合消息网”26日报道,蔡英文当日在其社交平台发文称,“二二八事件”的档案摞起来已有228米高,且“推进转型正义是台湾最主要民主工程之一,常要在迷雾中发掘真相。”

  1945年日本战败后,台湾终于解脱殖民统治,回归祖国怀抱。而从日本手中接受台湾的公民党政府,因为军政风纪败坏、管理无方,导致社会秩序凌乱、经济发展停止。大众的扫兴终极激发台湾同胞奋起对抗,“二二八事件”就此产生。

  台盟中心原主席张克辉说,当时国民党政权在大陆和台湾都实施专制专制,“二二八事件”其目的就是反对独裁贪腐、请求民主自治,介入抗争的组织和民众从未提出任何自外于中华民族、另建自主国家的诉求,也不是出于省籍抵触和文明抵触。“二二八事件”既与大陆各地民众的反抗奋斗相响应,也得到了大陆正义力气、提高人士跟宽大民众的支援与支撑,深入反应“两岸同胞始终是同呼吸、共运气。”

  国台办新闻发言人安峰山22日表示,发生在70年前的“二二八事件”是台湾同胞反抗专制统治、争夺基础权力的正义举动,是中国人民解放斗争的一局部。长期以来,这一事件被岛内的“台独”分裂权势居心叵测天时用,他们曲解历史事实,挑唆省籍矛盾,撕裂台湾族群,制作社会对峙,为进行“台独”决裂活动张目,其专心是非常卑鄙的。

  疏忽事实真相,民进党将“二二八事件”当作岛内民众反抗国民党“外来政权”,乃至反中国大陆的一件重大转折事件,并据此为后来的“台独理论”增加依据。据岛内媒体报道,民进党政府已决议在“二二八事件”70周年事念日当天,蔡英文将缺席在二二八公园举办的“中枢纪念典礼”,并向3名受难者颁发“恢复声誉证书”。除了台北外,岛内各处所政府及民间集团均会在2月28日当天举行运动,甚至有人邀请日本中央大学校长,以日文宣读悼唁词纪念受难校友。有评论称,民进党年年花费“二二八事件”,争光辟谣只为去除中华文化,为什么从不见谴责日本曾经犯下的罪恶?

  据“中时电子报”报道,岛内文史研究者武之璋称,当初台湾的主流阐述90%都是谣言,包括民不聊生、外省人垄断权位等说法都是假话,而社会民众对“二二八事件”的认知,也都是民进党撒了1000个谎言的结果。

  香港“中评社”称,武之璋日前出版新书《二二八的真相与谎言》,新书里特别收录蒋介石亲笔手谕电报:“台湾陈长官,应严禁军政职员实行报复,否则以抗令论罪”。武之璋认为,从手谕电报的直接证据或其他间接证据来看,蒋介石并非“二二八”刽子手。

  “二二八事件”发生后,当时的台湾行政主座陈仪电请兵援,国民党调派21师赶赴台湾。民进党及一些“受难者”常常援用上世纪六十年代21师副官处上校处长何聘儒的文章《蒋军镇压台湾人民纪实》作为根据,认定蒋军的“本人人”诉说国军滥杀无辜、大肆弹压台民是牢靠的。 而何聘儒的这段纪实文字,多年来已被很多其余亲历事件的21师官兵驳斥,并且质疑这篇文章为了政治目的而刻意夸张。 

  人在四川的21师师长刘雨卿之子刘兴民接收《环球时报》采访时表现,实在全部事件是由很小的事件引起,成果呈现占据县市政府、攻打驻军、掠夺库存兵器的事件。他说,当时他父亲接到义务后领了600支手枪,为何是发手枪,不是发步枪或威力更大的武器?就是由于手枪属近身防守,部队去台湾重要任务不是打仗。

  145旅435团副团长韩吉奎的儿子韩中光告知《环球时报》,1947年3月,他父亲赴台时意识了来自嘉义布农族的母亲,多年来他们与台湾的亲人坚持联系,两岸都是一家人。 韩中光说,父亲参加过“二二八事件”,因而他始终很留神并细心研讨父亲当年这段亲历的历史。他以为,民进党为什么老是拿“二二八”说事,居心有二。

  其一,是为了跟国民党争取政权。民进党不择手腕,混杂概念,把国民党政府对当年武力要挟政权的组织和个人的镇压,硬说成是对无辜的台湾人民屠杀,目的无非是把国民党置于本日的台湾全民共诛之、全民共讨之的地步,进而好长期独揽政权。

  其二,民进党对“二二八事件”更深层的用意,就是把来自于大陆的国民党刻画成屠戮台湾人民的刽子手,在逻辑概念上造成一种模式,那就是“刽子手是来自卑陆的统治者带来的,所以,只有摆脱大陆的统治,台湾国民才干永远防止再次受到屠杀”,“堂而皇之地”把“台独实践”基本推出来。说到底,民进党基本上就是想借“二二八事件”来到达“台独”的险恶目标。

  “中时电子报”称,台湾胜利大学教学丁仁方表示,假如执政当局不信心与勇气去摸索事件的本相,还停在风闻、附会之说,用白色可怕包装留念“二二八事件”,那就对不起事件中的逝世难者,也对不起岛内2300万人民。

义务编纂:张冬